人の世のものとは见へぬ桜の花

*闲来无事存个档而已

[周翔]半晴雨

 

 

他像冰雨,他像暖阳。

 

 

夏季的飓风来快去也快。

二楼窗边看出去,碧绿梧桐叶上淌着水,微风里滴滴坠下,落入柏油路面的浅水洼之中,楼下忘带伞的路人捂着头踮着脚嬉笑着经过。

天上仍然挂着薄薄浅灰的雨云,似乎是还寄存着台风漩涡最后一点意犹未尽的湿润尾声,就连天气预报都没办法准确估测这阵细雨何时会降临;而西边的云彩已然被黄昏的光划开了一道破开晦暗的明媚裂口,暖煦日光在薄云边映照得彤彩熠熠,是彻底放晴的征兆。

一片天空,被两种全然不合的天气亲昵而和睦地分割着。

孙翔伏在窗沿边,湿润的雨雾气打湿了平日炸毛的发梢,使之模样乖巧地垂下来,却又被暮光笼上一层淡金,半边脸被暖光柔情亲吻。

他想,多么像周泽楷啊,这样的天气。

 

孙翔早就已经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周泽楷的了,或者说,从他进轮回那天开始,他就没法让自己忽视掉对方。不只是因为游戏里战场上一枪穿云的杀伐果决与高超水平,也不只是因为总会出现在广告上的那张英俊的脸,孙翔说不清,因为等他后知后觉发现的时候,自己的视线早已经不自主地沿着周泽楷的举止行动的轨迹而移动着。

确实是后知后觉。

纵然高傲自信如孙翔,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情商不高,很多东西他都想不明白,比如他为什么会一直在意周泽楷,比如周泽楷是不是也在意他。

孙翔又瞥了一眼窗外天空,心里默默重复了一遍:多么像周泽楷啊。

 

他像雨一样。

外人看来,周泽楷是非常寡淡木讷的一个人,除了游戏里,他平时不常与人交谈,每次问话都会先铺设几秒乃至十几秒的沉默,然后再以寥寥几字作结。不能算是冷淡,但也从来谈不上热忱。

孙翔想,周泽楷很像是夏日清凉的雨水,哪怕不至于寒冷刺骨,但所有那些意欲改善关系展现友好的有备而来者,仍然会为这层无形的语言障碍屏障所阻退。孙翔也不例外。

第一次站在轮回的大门口的时候,孙翔向轮回的队长周泽楷打招呼,自我介绍没来得及组织好语句,颠来倒去多啰嗦了几句,有些紧张,也有些期待。

然后他听着,几秒钟以后,周泽楷回了一声,嗯。

这个回答就像一滴雨水不防备地掉进了后颈,一阵凉意一阵愣神,生生打断了孙翔脸上灿烂的笑容,就连意欲伸出去的手都在体侧沉默握成了拳,干巴巴地说:“噢,那……以后一起努力吧。”

周泽楷睁着乌黑的眼睛,认真地,又“嗯”了一声。

一肚子气就这样砸在了棉花里。

孙翔那时候是真的有些讨厌周泽楷的,他在越云待过,也在嘉世待过,每一个战队都拿他当宝,从没受过这样冷遇,一时少年心气不能收,心里不免咬牙切齿一番。空闲时分一叶之秋与一枪穿云的PK,明晃晃打着培养默契的幌子,实则更多是为了满足一点不服气的私心。而周泽楷对此毫无怨言。

枪王与斗神在虚构的游戏场景里兵刃相向,却邪与呼啸擦过耳畔的子弹在半空里擦出炫目的火花特效。而训练室里两台相对的电脑前,孙翔愈发咬牙切齿,周泽楷却依然面若沉水。

周泽楷越是纵容他的傲慢,孙翔的心里越是不舒服。

哪怕后来的孙翔逐渐学会了服软,学会了合作,能低下头对周泽楷粗声粗气说一句“你赢了”,周泽楷的回应却仍然是一声淡淡的“嗯”,间或伴随着一个仓促短暂的笑容,刹那间点亮的精致眉眼依旧陌生疏远,转瞬即逝,难以捕捉。

孙翔不喜欢这样,私心上他想胜过周泽楷,但他心里明镜一般:他更加想要整个队伍的胜利,这才是他来轮回的目的。过度关注两人PK的输赢不可避免是弊大于利,对提高战队合作于事无补。于是他开始刻意地靠近周泽楷。

日常的PK结束以后,竞技场上的一叶之秋与一枪穿云喘着气慢慢恢复自己的气血值,训练室里的两人也安静坐着,孙翔绞尽脑汁去与周泽楷搭话,谈合作的战术也好,谈装备和技能也好,最后装作不经意地问一句,队长你觉得我进步了没。

周泽楷垂着眼睛看屏幕,点点头,说进步了。

这句公式化的鼓励孙翔听过很多次,每每有人问周泽楷类似的问题,他都会这样回答。

他有些泄愤地把鼠标用力一放,磕在桌面上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。

周泽楷抬头看他,乌黑瞳孔睁得很认真,说真的进步了。

又或是每晚训练结束后解散的时候,孙翔总是会勾上周泽楷的肩膀,一边跟他一起回房间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几句。他比周泽楷高出一点点,搭肩膀搭得顺风顺水,周围队友都笑着指指点点,说他没大没小,周泽楷放任他这样做,只是低着头耐心而认真地听着,仿佛是在听江波涛公布俱乐部的最新通知,而后给出寥寥的回复。

哪怕对话的内容再无聊、场面再冷淡,孙翔总是不泄气,执着地纠正着周泽楷寡言的属性。

孙翔甚至是装作很有兴趣地要周泽楷推荐S市的旅游胜地,而后打着哈哈说“以后有了女朋友总要带她出去玩的吧”。

周泽楷当时的反应仍然是呆呆的,迟疑了很久才回了一声“噢”。

不解风情,孙翔又在心里给他下了个定论。

 

比我还要情商低,孙翔这样想着,但又很快否定了这样的念头,他伸手托着下巴,苦恼地想:那有时候突然的开窍又算什么呢。

周泽楷偶尔会冒出一两句让孙翔觉得接不下去的话,还会做一些很多余的事。

 

去年的生日因为正处于两场比赛之间,训练安排得很满,看两个人的生日隔得很近,队友们便把生日聚会一起办了。孙翔大咧咧,什么都没有准备,没想到周泽楷给他带了礼物。

那时候几个人一起在外滩,不是周末也不是节假日,外滩人不多,宽阔平台上也就三三两两的人,轮回的一群人迎着江面吹来的冽风,一边哈着气取暖一边插科打诨说说笑笑,也不觉得太冷。

江波涛说给大家拍张合照,杜明吴启几个人非说别去麻烦路人,恐怕会被认出来,我们几个自拍就好了。于是杜明撩着自拍杆,六七个大男人挤成一团儿,都往前置镜头前凑,脸上五官笑得都皱成团包子,还要嘻哈着嫌弃别人丑。

周泽楷是唯一一个不为所动的,联盟第一帅的脸放在自拍镜头下怎么也不见变形扭曲,忧郁沉静的眉眼,一样好看得没准。孙翔与他不站在一边儿,中间隔着好几个人,也照样挤眉毛弄眼地搞怪。

然后他手边被个硬盒碰了碰,碰了好几下他才反应过来低头去看,周泽楷伸着手把个礼物盒递过来。

他疑问地看看周泽楷,周泽楷轻声说,给你的。

回去以后孙翔一个人偷偷溜回房间拆礼物,打开盒子先飘出来一张雪白纸条,上面端端正正写着孙翔两个字。周泽楷的字写得这样好,孙翔也是头一回知道。

那夜聚会一群人都喝多了,都嚎着胡七胡八的醉话,孙翔没喝多少酒,却在这种恍惚的气氛里也要醉倒。

礼物是孙翔很喜欢的巧克力,他一贯喜欢零食,江波涛每天笑他的购物车里都是小孩子玩意儿。

巧克力吃完了,那张纸条他收了起来,一笔一划的,孙翔想,周泽楷写这个名字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平时那种认真的样子。

这个问题他没好意思问,他只是某次突然说,队长,你写字好看。

那时候他染上春寒病倒卧床,队友一个个轮流来看望,周泽楷来的时候手里是一本故事集,孙翔接过来看竟然还是童话故事,一时笑岔气,差点弄歪了右手的针头,周泽楷眼疾手快握住他手腕不让他乱动,孙翔笑着打开第一页,看到扉页上写着周泽楷的名字,字迹陈旧而幼稚。

周泽楷有些尴尬地解释,小时候的书。

停了停又说,可以解闷。

孙翔不满道,队长我在你心里就是小孩子?

周泽楷没说话,但那一双眼睛里都在说是。

那时候已经入夜,窗外下着细雨,孙翔打个哈欠,忽然嘴欠,说,队长那你不如给我念一段,当做睡前故事。他只是纯粹为开玩笑,他不信周泽楷会对他说那么多字。

但周泽楷从他手里拿回书,随之翻开了一页,说,好。

孙翔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他的动作。

周泽楷皱着眉,小心地分辨着书上的字,缓缓开口:

“我记得我们常常相见

在攀著长春藤的座椅

你婉转颂唱每个美丽的字句

如小鸟般圆润清丽”

每一句话之间都隔着长长的沉默,仿佛是在克服说出口的羞耻,孙翔不由嚷起来,队长你作弊,睡前故事哪有念诗歌的。

周泽楷笑了一笑,孙翔很少在他眼里看见那种狡黠,他置若罔闻,只是继续:

“而你的声音中有一种颤音

一如朱雀

并且抖动 如山鸟的喉咙

发出它最后的洪亮音符

……

而你的眼睛 绿色和灰色

有如四月天

当我弯下腰亲吻时

却发亮如紫水晶

……

而你的嘴 并不微笑

持续很长 很久一阵子

然后笑声才如涟漪向四处波动——

在五分钟之后”

孙翔拿左手托着下巴,一边安静听着,一边听见窗外窸窸窣窣的雨声,如蚕食如泣泪,周泽楷的普通话偏于南方口音,咬字不会着重翘舌音,干净清澈。

他出神地想,这首诗说的不是周泽楷自己吗,他的声音,他的眼睛,他的微笑,都是这样淡淡的。

周泽楷合上书,说,王尔德。

孙翔没有接话,他还在走神,周泽楷站起来,弯下腰,看着他的脸,说我走了。

孙翔猛地回过神来,对上周泽楷乌黑的眼睛,一时失语,啊啊了两声,胡乱地点了点头。

他的脑内却不可抑制地疯长着那两句话:而你的眼睛,有如四月天,当我弯下腰亲吻时,却发亮如紫水晶。

有一瞬间,他以为周泽楷弯下腰来,是要与他接吻。

这种羞于见人的想法转瞬即逝,等到孙翔病好了,雨夜里念诗的记忆也如病痛一般弥散得无影无踪。

黄金周放假的时候,其余人都回了家,只有孙翔不方便回去。按照他的话来说,这个时间回家,不过是从一片人山人海挤去另一片人山人海。

但队友们也不忍心留他一人待在俱乐部里,孙翔说没事没事,小爷我一个人习惯了。杜明说那可不行,那是你以前,现在在轮回你是有搭档的。

周泽楷在一边听了,说,我带你逛。

孙翔还要摆手拒绝,周泽楷摇摇头,说,你以前……问我旅游景点。

孙翔只好跟着周泽楷出门。S市街头到处都是各色游人,哪怕不是旅游景点也能挤得满满当当,私家车没法开,地下铁也挤得像是沙丁鱼罐头。两个人在市中心转了整整一天,挤得浑身是汗,结果傍晚时候却突如其来一阵暴雨,把整条街的人都淋湿透,而且也就淋湿了这一条街,别块天空都晴朗得发烫,日头挂在西边都不嫌热。

两个人慌忙地跑到最近的店门下躲雨,旁边也是一群同样避难的游客,并排站着,都没什么话好说,就眼巴巴盯着阴晴不定的天空等这一阵太阳雨停。

孙翔百无聊赖地数着屋檐下掉下来的雨点,心里想这天气怎么能一边下雨一边大咧咧开着太阳,一时没忍住,狠狠打了个喷嚏。

周泽楷转头过来,问,冷不冷。

雨照样下,却偏有暖煦的日光斜打下来,落在周泽楷眉眼上,西边彤云,东边细雨,与今日光景仿佛如出一辙。孙翔心里蓦地一跳,有些恍惚。

他心想,周泽楷有时候竟也能像日光这样暖。

孙翔拼命地摇头,也不知道是在回答他,还是为了驱逐心里突如其来的慌张感。

周泽楷问,S市好玩吗?

孙翔说好玩。

对话就陷入了静止,以往总是孙翔绞尽脑汁挑起话题,但今天他整个人都仿佛被雨水泡软了泡酥了,竟然想不到一句话来继续下文。

而后周泽楷忽然笑了笑说,是吗,那以后你可以带女朋友来玩了。

对周泽楷来说这已经是个长句子,孙翔本应该欢呼雀跃,在心里给自己开香槟,但他又是愣了,风吹过,真的是叫人发抖的冷,他的心晃晃悠悠慢慢地沉下去,泛着酸涩的气泡。

他最后应声,只说了一声,噢。

仿佛是周泽楷附体一般。

孙翔绝望地想,周泽楷还是冰冷的雨才对,怎么能捂得暖和呢。

他有一阵子不想理睬周泽楷,不去主动与他讲话,像是逃避什么。每天训练结束后,慢吞吞地收拾东西,磨蹭到最后一个才走,不再勾肩搭背与周泽楷谈笑。有时候等队友离开的时候,孙翔坐在座位上,好一会儿发愣,竟然不知道这时候应该干什么。

该干什么呢?放在往常,他早就长臂一勾,搭着周泽楷笑嘻嘻地出门去了。

夜间巡逻的保安往训练室看了两眼,没看到里面还安静坐着个人,直接把电闸都拉了,孙翔就坐在突如其来的黑暗里,眼前什么都看不到,四处安静如死水,他脑子里空空的,仿佛什么都没想,又仿佛想了很多。

他想,自己为什么想的都是周泽楷,那周泽楷呢?

这个问题哪怕他情商再低,都知道不能去问对方,只有默默咽回肚子,在黑暗里慢慢一个人走回房间。空荡荡的走廊,铺着雪白瓷砖的地面也是冰凉的。他听着窗外雨声,觉得很冷。

在游戏里,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仍然是配合默契的双一搭档、是轮回的王牌,但现实里两人之间又迅速拉回了原来的关系,仿佛那些雨夜里轻声念的短句诗歌、隔着人群递过来的礼物盒、写在雪白纸上一笔一划的名字,都只是南柯一梦的错觉。

比赛时上场前两人目光交汇,孙翔张张口,最后还是只有一句干巴巴的“一起努力吧”。仿佛昨年今日。

似乎印证了“轮回”二字,一切颠覆重来,一如大梦伊始。

这一切持续到了七月份,又到了夏季。

总决赛结束以后,孙翔坐在体育场的阴影里,两只手用力地搅在一起。所有人都去庆祝冠军,满地都是五彩的纸屑,没人看得到隐藏在黑暗里痛苦的失败者。体育场的冷气打得太足,冻得他连内脏都要结冰。

周泽楷是怎么摸过来的他不知道,但他抬头就看见面前一个高瘦身影,周泽楷一句话都没说,孙翔听见他压抑的呼吸。

最终还是孙翔先开口,声音都是颤抖的,他说,队长我没事。

周泽楷没说话,他只是走过来,坐在孙翔的旁边,裸露的手臂贴到了孙翔的皮肤,很暖和的温度,他顿了顿,最后伸出一只手揽上孙翔的肩膀,轻声说,没事。

孙翔拼命地点头,眼泪在眼眶里徘徊好久,最终眨一下眼,轻易破功。

周泽楷搂着他,只是轻声而坚定地重复,没事。

眼泪掉在周泽楷的队服上,孙翔不知道周泽楷有没能够感受到。他头脑里是轰鸣的巨大声响,身心茫然,他想,前些日子所有无谓的怨怼与愤怒全部微不足道,在这样的时刻最终是周泽楷陪他身边,对他说没事。

那一瞬间,孙翔恍惚地想,他哪会只是太阳,他分明是整个世界的光。

 

……但是否可以成为属于他的唯一的光?

孙翔闭了闭眼,他脑子里很乱,他什么都想不明白。

但他有一点点搞清楚了,只有一点点:他喜欢着周泽楷。

他还有更多更多的想不明白:周泽楷喜不喜欢他。

他有些慌张地思考着他从未考虑过的问题,焦虑如同青春期情窦初开的少年,拼命想要追赶半空里飞翔的雪白纸飞机。

他绝望想,周泽楷为什么那么难捉摸,他像一阵雨,又像一阵日光,那么飘忽不定,他怎么抓得住。

他从来不说自己想要什么、喜欢什么,全部的全部都是孙翔的瞎猜。

他想着这个问题,难过得似乎将要哭出来。

楼下经过来来往往笑嚷的行人,而他一个人胡思乱想。

 

忽然有人叫他的名字。

孙翔慌张地睁开眼睛,低下头看过去。

周泽楷站在楼下,一棵悬铃木的旁边,仰头看着他,零星几点水珠打在他的肩膀上,他的头发和衣服都有些潮湿。

他脸上似乎是笑着的,又似乎没有,只是温和地站在那里。

他开口说,孙翔,下来。

孙翔下意识地摇摇头,他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。

周泽楷没有放弃,他伸出手,在半空里比出了一个测试下雨的姿势,说,孙翔,雨停了。

孙翔往天上看去,堆积的那层雨云不知何时已经尽数倾泻完毕,湛蓝天宇映射着晴朗耀眼的光线,带着浅浅紫粉色的暮光温柔落满整块天幕,而飓风带来的阴郁湿意已经尽数跌落泥土,最后一阵阴雨把满树满树的悬铃木叶片洗得碧绿清新,阳光下水珠反射着晶莹的光。已经是彻底放晴。

不再是半明半昧的半晴雨。

 

周泽楷耐心地又说了一遍,孙翔,雨停了。

台风真真正正地过去了。

 

FIN.

 

 

*关于《半晴雨》:

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。

一个单恋的boy的胡思乱想。

如果可能的话,对应的也会有队长视角。

评论(14)
热度(136)

© 蓮問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